拍卖“江湖”那些事儿(图)

大约4年前,本人作为房产记者经常出入拍卖行,当时撰写的《拍卖场手记》获得拍卖行和房产中介人士的好评。身为一个旁观者,记者见过某些“丑陋”的拍卖场面,整个场由若干人控制,拍卖按这些人的意愿进行后,拍卖“托儿”就在拍卖行写字楼门口分钱。但在房产拍卖上,记者的确未曾目睹“潜规则”操作,当然“潜规则”操作绝非“浅显”,绝大部分都是深藏不露。一位行业人士表示,“潜规则”所涉及的诉讼标的都非常大,至少千万元起,其代价如此大才可以获得丰厚的回报。

在多个拍卖场的几十次拍卖会上,记者也见过不少熟面孔,与一两个拍卖场“熟客”成为熟人,一个经常竞拍房产标的的老板还说喜欢看本人的《拍卖场手记》。当年的拍卖场故事现在看来的确有“那些年”那么遥远,今昔对比最大的是房价的高低,当时黄石花园电梯楼标的都只是“2字头”,本期《一周楼市成交风云榜》也刚好说到该盘的电梯楼交易,单价一万一不到,可见当年拍卖的人士都“发大达”了。说实在,在2008年到2009年,无论是一二手房或是拍卖行的成交价,鲜有过万元的,市中心二手房价每平方米都是七八千元左右。

在广州市拍卖房产的基本是小本投资的“炒家”,他们低价买进高价卖出,以100万元不到的资本可轮番炒卖,房价上涨也有他们的“功劳”。不过,这些小本地产“炒家”,赚的也是辛苦钱,一位六十多岁的老人家骑自行车跑遍有标的的区域,自己亲自上门去察看标的现状,且与周边中介打好关系,对房价升跌了如指掌。赚了钱自然乐开怀,高价买进低价售出的苦也只有自己知。在投资渠道异常狭窄的中国,他们以快进快出赚取投资利润,他们的存在无可厚非。

这些“小众”投资者背后的是100多个拍卖行,七八十个进入法院拍卖行名录,时不时获得法院委托,赚取佣金。拍卖行人士告诉记者,目前社会私人委托拍卖不成气候,因为个人信用不高,竞拍者担心产权有问题,法院委托的标的产权较清晰,故此投资者喜欢拍法院标的,拍卖行也主要靠拍卖法院委托的标的为收入来源。

如今产权交易所强势介入,导致拍卖业这个“江湖”顿起波澜,国有产权交易所主导司法拍卖的整个流程,拍卖行变成“打酱油”的看客,除了请一两个拍卖师,以法院拍卖为主业的拍卖行基本上不需再雇佣其他人士;竞拍人也要适应产权交易所带来的变化。以记者多个星期以来的采访体验来说,广州市涉诉资产统一渠道发布,的确比以往搜寻各个拍卖行的公告要来得公开透明。在涉诉资产统一发布平台上,标的的现状、现场图片、评估报告全部扫描上网,投资者在家也可以浏览得一清二楚。不过,统一发布平台只是新举措的一环,拍卖过程、拍卖成交确认等环节更重要。在产交所“一统”涉诉拍卖江湖后,也只能寄望新体制能真正发挥作用,不辱使命吧。

(本文来源:大洋网-广州日报 )